脚踏在成长间隔的理想乡 『ギャングスタ・リパブリカ』与元长柾木的“乐园⑨

【【给予二次元希望——未来にキスをー』】】Kiss the Future

【【【游戏名:未来にキスをー-Kiss the Future-】】】

中文暂译:亲吻未来

公司:otherwise

原画:みさくらなんこつ

剧本:元長柾木, うつろあくた, 大瀧大輔

音乐:I’ve

发售日:2001年9月21日

2001年发售的otherwise的第二作,也是最后一作『未来にキスをー』,在笔者眼里是元长柾木最有价值的一部作品,他前几作中的思想以及讨论方法——“元长节”在本作中真正定型。

故事一开始,作为主人公表妹的第一女主角飞鸟井霞就像主人公表白,并拿出一个项圈请求成为主人公的奴隶,自愿受其支配——这里的“支配”就是故事的关键词。如果玩家在游戏中一直选择偏向霞的选项,那么故事也就会变成比较简单的与霞的“日经记”,不过在故事中途主人公的损友柚木式子会突发性地与主人公发生关系,而随着玩家选择的不同,我们便可以看到另三位女主角的故事。

柚木式子是个理系角色,她对主人公产生恋爱感情之后内心陷入混乱,随着内心感情加深他逐渐与主人公同步化,这是开始对自己这一存在的不安定性感到恐惧,最终为了“不继续改变下去”、为了“维持自我”而选择与主人公保持距离。学妹型女主角守里椎奈和姐姐以“母女”的关系生活在一起,虽然她很喜欢“妈妈”却因为受到“家庭”这一牢笼的禁锢而生活在压抑之中,所以希望主人公能将她带到“新的世界”。最后一位女主角身为巫女的学姐神泽悠歌因为天生具有看透他人心思的能力,而无法在与男主人公的交往中感到心动和紧张,从而无法实现真正的恋爱,而男主角提出解决方案则是“闭上眼睛,遮断自己的感官”——换句话说,即是前作的标题——“sense off”。

在走完所有角色路线之后,最终章“GENESIS”(创世)开启,这才是本作的重中之重。故事从霞路线结局延续开来,主线依旧是霞与主人公的恋爱故事。霞因为无法完全了解(支配)主人公而烦恼,而随着她与其他角色的交流,各位女主角路线里的主题最终统合了起来:椎奈指出式子是受到固有观念以及对外感情禁锢的“旧人类”,因此在与霞的恋爱战争里挫败;悠歌告诉霞,正因为无法完全了解对方才有获得幸福的希望,因为如果能够完全了解“他人”,他们就成了完全相同的人,人与人之间也就没有“交流”的必要了;式子最后总结:人们应该排开社会的固有观念,将感情转到自我的内在,在自己内心塑造出理想的对方的形象。这样既不用担心“交流”的不完全,又能实现完全的支配,我们也可以因此脱离“社会性”这一巨大的牢笼,成为全新的“人类”,实现“压倒性的乐园”——这无疑是前作『sense off』中的结论“抛弃肉体和物理世界的牢笼,投入意识和精神世界”的一次延伸。

仅有角色和游戏存在。

由角色们展开的全新世界。

我们此刻正将踏入这样一个世界,

前往那压倒性的乐园。

从现实角度来看,作中人物的主张“否定交流”、“自我完结”,显得疯狂而消极,但这却在玩家中间激起轩然大波。为什么?元长曾称『ONE』的存在是一种奇迹,是无法复制的。那即是因为,『ONE』诞生正好是一个ACG发生变革的时代,“永远世界”警示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等虚构世界的玩家;而『未来にキスをー』的成功同样与时代背景脱不了关系,只不过方向性与『ONE』是相反的。

2000年代初,随着网络普及,人与人的交流变得稀薄,各种社会性问题随之而生,可是元长偏偏在这样一个“动乱而消极”的时代,以压倒性的形式讴歌了GALGAME的美好以及对二次元角色的爱——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在内心形成固有的角色属性,并将之投影到二次元世界之中……这不就是GALGAME玩家们投入到游戏与女主角“恋爱”的必要条件吗?而作中提出“抛开世俗观念的禁锢”、“恋爱不需要对象”、“将对象融入自我的内心”又何尝不是为玩家们提示了一个从真正意义上爱上“二次元角色”的方法?

除去主题和思想方面的讨论,本作还有一个有趣之处。在GALGAME中,主人公都是作为世界心中存在,主人公做出的选择会影响女主角们的命运,一般来说只有被选择的女主角才有真正的结局。但元长提示道,本作中主人公机会不会做出“有实际效力的选择”,这是为了让所有女主角都能到达HappyEnd的必须措施,而真正让女主角们获得幸福的,并非是主人公的行动,而是他的存在本身。

作中以式子为首的角色逐渐意识到自己始终受到某种超越性的“自律系统”的控制——这一系统既可以单纯理解为“社会性”也可以从“角色存在世界=游戏世界=系统”这样meta视点来看待——唯有主人公不受其支配,而女主角们纷纷因为他的存在而周围而察觉到了世界的“真相”。元长以这种形式在本作中对GALGAME中主人公的固有存在发起了挑战。

0
打赏
135
0
吐槽

- 评论

  • 加载中,请稍候…
我要吐槽